<optgroup id="nv12m"><em id="nv12m"><pre id="nv12m"></pre></em></optgroup>

      <legend id="nv12m"></legend>
      <legend id="nv12m"><i id="nv12m"></i></legend>
        1. 媒體師大

          • 1
          • 2
          • 3
          • 4
          • 5
          • 6
          • 2019“青海師范大學”開學第一課

            1
          • 2
          • 3
          • 4
          • 5
          • 6
          位置: 首頁 > 媒體師大 > 正文
          媒體師大

          青海日報:青海要大力發展“大生態產業”

          發布時間:2019-08-05  作者:   來源:   點擊:[]

          一、 “大生態產業”發展的背景

          工業革命以來,人類活動對生態環境產生了很大影響,集中起來就是越來越多的排放,改變了地球系統的自然生態過程。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環境地球化學家Crutzen將工業革命以來的地質紀年,定義為人類世,對人類活動對地球的影響給出了很深刻的化學解釋。上個世紀80年代以來,德國慕尼黑大學和英國倫敦政治與經濟學院社會學教授烏爾里希·貝克(Ulrich Beck)教授提出了風險社會的論斷,對全球的可持續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他認為一個風險的社會,需要建立一種新的發展模式。上個世紀70年代以來,人們就在探討新的發展模式,探討關于可持續發展的道路。在探索過程中,我國提出了生態文明建設。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銳意深化生態文明制度改革,堅定貫徹綠色發展理念,開創了生態環境保護新局面。生態文明是人類社會文明的一種形式,它以人地關系和諧為主旨,以可持續發展為依據,在生產生活過程中注重維系自然生態系統的和諧,保持人與自然的和諧,追求自然—生態—經濟—社會系統間的和諧。生態文明給了我們一種新的理解,可以此來實現可持續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對生態文明建設給出了很深刻的理解,具體地集中體現為“生態興則文明興”的深邃歷史觀、“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科學自然觀、“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綠色發展觀、“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的基本民生觀、“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的整體系統觀、“實行最嚴格生態環境保護制度”的嚴密法治觀、“共同建設美麗中國”的全民行動觀、“共謀全球生態文明建設之路”的共贏全球觀。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從多個方面為我們實現世界的可持續發展,提供了中國理解和中國方案。中國生態文明建設,進入關鍵期、攻堅期、窗口期。年初,《求是》雜志發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文章《推動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臺階》,文章指出,生態文明建設是關系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要自覺把經濟社會發展同生態文明建設統籌起來,充分發揮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政治優勢,充分利用改革開放40年來積累的堅實物質基礎,加大力度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解決生態環境問題,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推動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臺階。我們一定要堅決擔負起生態文明建設的政治責任,全面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創美麗中國、大美青海建設新局面而努力奮斗。

          在中國古代思想體系中,“天人合一”的基本內涵就是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都是從萬物生長的意義上來談天地乾坤的。首先要尊重自然、敬畏自然、順應自然,而不是人類中心論,也不是自然中心論。其次要理解自然規律,依據其發展變化規律來利用自然,如,我國古代偉大的水利工程都江堰,它用了對自然過程的小小干預,實現了幾千年的可持續發展。再次要放棄局域與短期的利益,在更大的時間和空間上考慮問題并對自然進行保護。

          人類文明發展經過了較漫長的時期。人類社會從原始社會走出,經歷了農業文明、工業文明,現在正處于工業文明向生態文明演進的轉型期。人與自然的關系是人類社會最基本的關系。自然界是人類社會產生、存在和發展的基礎和前提,人類則可以通過社會實踐活動有目的地利用自然、改造自然。但人類歸根到底是自然的一部分,在開發自然、利用自然中,人類不能凌駕于自然之上,人類的行為方式必須符合自然規律。這促使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人與自然的關系,中國在這一探索的道路上提出了新發展理念,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是貫徹新發展理念的必然要求,我們要按照新發展理念的指引,做可持續發展的強力推動者。我們也可從地理學的角度,來理解生態文明建設。地理學把區域論作為基礎理論,來回答天地人和;地理學把綜合論作為對區域論的提高,來回答天人合一;地理學把系統論作為區域論和綜合論的整合,來回答天地(社會—生態系統)耦合。我們經過多年探索,提出了地理學的人地協同論,也就是天人要協同,既要尊重自然規律,還要尊重社會規律,全面理解表層地球系統與可持續性的機理過程及動力學。

          尋求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創新路徑,就是要以綠色發展作為整個社會發展的引領,調整能源結構、優化產業布局、提倡節能減排、發展循環經濟、加強生態保護與恢復、推進綜合風險防范等,這就要求大生態產業的誕生。

          二、必須牢記、深刻領會“三個最大”

          準確地說,青海是江河之源。上個世紀90年代,我們研究認為,除了“三江”外,青海還是中國內陸河黑河、石羊河的河源,祁連山是其最重要的水源地,所以我們要對青海給予新的理解。青海最大的價值在生態、最大的責任在生態、最大的潛力也在生態,我們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保護“中華水塔”,當好地球衛士,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青海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譽為四大無公害超凈區之一,青藏高原被譽為地球第三極,所有這些稱謂無外乎在說它的不可替代性,這一點至關重要。不理解青藏高原的不可替代性,就難以認識“三個最大”。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必須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位置來抓,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實現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相統一。這一重要講話,不僅對青海,對全國各地加強生態文明建設都具有重要指導意義。在學習與實踐中,我們決不能忽略了其三者的統一。國內外對生態系統服務的研究很多,美國學者最早把這個問題提升到國際科學前沿。國內主要的研究機構及青海的相關機構也在開展這方面的研究。這些研究采取的指標不一樣,結論也不一樣。不論是對全國的計算,還是對青海生態價值的計算,都有很大的差距。至今還沒有一個權威的、各方都認可的計算生態價值的一套有效的方法和指標體系,這是需要我們深入探討的。

          青海最大的價值在生態,到底大到多少?根據我們的研究,現在主要以地表生態系統計算的生態服務價值,大大低估了高海拔地區的生態服務價值,少算了2倍到3倍。青藏高原的凍土和濕地生態系統價值是同緯度地區森林的兩倍還高。這些新的科學研究進展,還沒有被青海生態價值估算者們所關注,我們要重新理解青藏高原的生態價值,只有算準確了,才知道青海到底給國家、給世界做了多大的貢獻。

          關于生態責任。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保護生態環境首先要摸清家底、掌握動態,要把建好用好生態環境監測網絡這項基礎工作做好。摸清家底,沒有一個動態的監測是難以理解的。青海省委省政府始終提高政治站位,增強“四個意識”,自覺扛起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的重大責任。根據青海省生態環境廳對過去工作的總結,主要有六個方面:一是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加強制度政策保障;二是三江源、祁連山和青海湖等五大生態功能區的生態環境保護建設;三是城鄉環境綜合整治;四是生態環保大檢查和環保督察;五是組織開展“綠盾”自然保護區監督檢查專項行動;六是推動綠色低碳發展。當然,推動綠色低碳發展更要加快碳匯事業的發展,這一塊還要做更多扎實細致的工作。此外,獨特的地理和氣候條件孕育出了獨特的生物多樣性。青藏高原是一些適應了青藏高原極端環境的物種的天堂,我們要把這些物種包括植物、動物、微生物善待好,它可能將來就是巨大的價值和巨大的潛力。

          青海生態地位重要而特殊,我們必須擔負起保護三江源、保護“中華水塔”的重大責任,堅持保護優先,堅持自然恢復和人工恢復相結合,從實際出發,全面落實主體功能區規劃要求,使保障國家生態安全的主體功能全面得到加強。統籌推進生態工程、節能減排、環境整治、美麗城鄉建設,這一切都使得我們必須全面理解對于生態潛力的發揮,這也就昭示了“大生態產業”的誕生。

          三、對青海發展“大生態產業”的建議

          近年來,青海借助青洽會、環湖賽、藏毯節、清食展等重要文化商貿體育活動平臺,搞千億元鋰電產業基地、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提出“一優兩高”戰略,等等,各方評價很高,尤其認為對“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實踐探索,是青海生態文明建設的一條重要的路子。但是我們怎么讓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這是核心命題,如果不破這個題,青海不可能有大發展。我們要把世界第三極生態保護好、建設好、利用好,這是第一責任。保護生態是為了人民,建設生態要依靠人民,利用生態是服務人民。全面發展,需要可持續的經濟社會發展,要協調處理好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關系。

          青海最大的價值在生態,其價值就是青藏高原對全球氣候變化影響的動力、熱力與碳匯作用,亞洲水源地和生態系統服務價值的影響,這三個價值綜合起來,才是最大的生態價值。不僅僅是生態資產,光算生態資產是不夠的。要算高原動力、熱力與碳匯對全球氣候變化的價值,要算青海的水源價值,要算生態系統服務價值。所以最大價值在生態,是包括三塊組成的大生態系統,不是狹義的生態資產。

          最大的責任在生態,不僅是青海的責任,還是全國和世界的責任,其責任就是保護青藏高原的自然資源,恢復青藏高原的生態系統功能,建設青藏高原的生態環境。應對氣候變化是全球的責任,保護、修復、建設,是三項生態責任,三者同等重要。

          最大的潛力也在生態,這一潛力不僅是支撐青海長遠發展的保障,也是支持中華民族和世界可持續發展的基礎,其潛力就是發展大生態產業。第一,要做好“天空地”一體化生態監測體系的建立。這個監測體系將為我們實現嚴格的生態監管起到決定性作用。第二,發展四大生態產業,即大力發展“自然—微生物技術”支持下的碳匯交易產業,“天然—設施放牧”一體化發展的高原畜牧業,極端環境(高光照、缺氧、高寒、干旱、多鹽堿等)下的“天然生產—人工種植”一體化發展的高原中藏藥產業,以及雪域、大漠、高峽、平湖等組成的高原觀光產業。建設高吸收碳的實驗區,建設“一優兩高”戰略示范區。我們要充分認識青藏高原作為世界第三極對延緩全球變暖的作用,開發生態建設中的“高吸收碳”技術,大力發展碳匯交易產業。

          大生態產業亟需科技支持。保護生態、建設生態、利用生態,都是時代的產物。做好青海的大生態產業,就是生態最大價值提升的重要體現,是全面落實最大責任的重要保障,也是發揮最大潛力的工程。生態系統就是資源,就是資產、就是資本。怎么從生態價值變成資源?怎么從生態責任變成資產?責任就是要讓它的資產最大,讓它的資源更加豐富,那是關鍵。怎么從生態潛力變成資本?需要科技的大力支持,好以此實現“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作者:史培軍  青海師范大學校長、教授)


          TOP 五月婷婷丁香草草